刚刚全球乳业巨头恒天然换“新帅”!一位70后临时火线接棒

发布时间:2020-01-08

  今天早上,占全球乳制品贸易量三分之一强的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宣布,自己迎来了一位新的首席执行官。而有别于前任是位荷兰人,掌舵恒天然的“新帅”是一位地地道道新西兰人б。

  作为新西兰最大的乳品合作社,恒天然是贝因美的第二大股东,同时旗下也有知名乳制品品牌“安佳”、“۞安满”,更是中国乳制品原料的主要供应商,供应范围じ从上游的奶粉原料到下游的萨饼上芝士都囊括。它的一举一动,牵动着国际乳制品行业的神经。

÷

  根据恒天然刚刚发出的通报,1974年出生的Miles Hurrell出任临时首席执行官,即时生效。此前,Miles Hurrell是恒天然旗下Farm Source的首席运营官,负责直接与合作社的奶农股东打交道。这意味着,这有助于恒天然在短期改善该国奶农和其决策高层之间的关系。

  2000年,Miles Hurrell加入了恒天然。该公司介绍,他在乳制品行业的18年经验遍及四大洲β,包括欧洲、美国、中东、非洲和俄罗斯。

  值得注意的,还包括刚刚坐到恒天然新董事长位子上的John Monaghan的一番话。他今天指出,合作社的董事会明确表示,让董事长、首席执行官同时辞职并不是最佳做法,但还是根据』实际情况做出了有关决定。

  ё-“我同意董事会的意见,即在我们评估恒天然目前的组合和方向的时候,要停止在全球范围里寻找首席执行*官。”他并没有详细透露有关评估的更多信息,但是强调:“重К要的是,我们给自己时间来评估作为合作社所处的位置,为业务注入新鲜空气,然后确定所需的任&何变化。”

  JohnЦ Monaghan还表示,任命新的首席执行官是董事会最关键的决定。“我们将花费所有时间来找到合适的人选。”他赞扬Miles Hurrell有很高的威望,对业务有〗深刻的理解,并展示出在大多数全球市场中管理大型复杂业务部门的∥能力。

  “我们的首席执行官一职需要智慧,精力和承诺。”他说,“这些迈尔斯都具备。”

  说到这,可能就要谈谈要卸下恒天然首席执行官一职的施牧德。恒天然今天Ψ表示,董事会和施牧德已经同意,现在是他卸任首席执۩行官的最佳时机。施牧德将与Miles Hurrel๑lИ一起确保领导层顺利过渡,直至9月1日。

  对于前任,Miles Hurrell今天指他留下了一支“才华横溢的领导团队”,其中包括全球乳业中一些“最优秀的人才”,又指自己完全相信,通过团队合作可以实现新西兰对恒天然的期望。

  “作为一个团队,我们并不总是把一切都做对。当我们面对۩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时,这些教训将是非常宝贵的。”这位新帅今天也没有详细指出这里的“教训&rd●·quo;包括什么,但是他表⊙示,恒天然已经进入了新的财政年度数个星⿺期,希望能确保业务可以实现未来一年对奶农和股东的承诺。

  暂时不清楚,恒天然新帅MЫiles Hurrell有什么“施政纲领”,也不清楚他对于在华业务以及投资的态度。不■过,他本人和中国业务也有渊源。根据恒天然今天的介绍,Miles Hurrellⓞ在“Falcon”(►中国牧场)中担任治理角色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Π,2014年12月,中国商务部批准了雅培海外卢森堡有限公司与恒天然唐山牧场(香港)有限公▅▆司共同设立合资公司(Falco∞n乳业控股有限公司)案。根据双方此前的想法,恒天然和雅培计划在中国共同投资3亿美元兴建一个包括5家牧场的奶〾牛养殖基地,奶牛存栏数预计超过16000头,年产量可达1.6亿公升牛奶。暂不清楚├,在4年之后双方这一计划的最新状态。

  除了新西兰人这层身份,身为“70后”的Miles Hurrell也具备了“年轻人”的特色。在推特上,有网民指出,Miles Hurrell应该是恒天然历史上第∠一位有自己推特账号的Boss。而他本人的推特账号也处于非常活跃的状态,并在个人介绍里更新了自己已是恒天然首席执行官,并指出自己是一个“热情的新西兰人,酷爱体育运动”。

  就在3个小时前,他才发出了一条推特指,自己在加入恒天然18年后被董事会选为首席执行官,以代表新西兰奶农,对此感到谦卑而又自豪,并感谢外界发给他的短◣信和支持。

  对于今天的最新任命,新西兰媒体当然高度关注。《新西兰先驱导报》今天指出,上星期,恒天然意外地调低了其盈利预期,并要下调2017-2018产奶季的收奶价,又指不会在财年下半年为奶农和投资者发放股利。

  Stuff的报道则引◄述新西兰农民联合会奶业主席AndrewHoggard表示,有关宣布的时点出乎意料,因外界认为恒天然应该已经很接近选中一位非临时的首席执行官。◐他形容Milesψ Hurrell平易近人,而且从来不说“蠢话”,是位有经验的老手。

恒天然前首席执行官施牧德(Theo Spierin■gs)

  今天,恒天然董事长Joh♥n Monaghan在评论╬恒天然原首席执行官施牧德时说,他带领〇合作社度过了一段巨大的变化时期和一些真正的挑战,&ldqзuo;我们承认他过去8年的贡献”。

  中国业界对施牧德并不陌生。他在任期间,处理过多项棘手问题。其中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肉毒杆菌错误警报事件。

  2013年8月,在公布了事件后不久,施牧德亲自飞往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。他当时对外保证当时所有受到影响的产品已经开展了召回行动,48小时之后可以百分百确定所有问题都会得到控制。

  此外,他任内也处理了和达能就该事件索赔的问题。去年12月,恒天然和达能在新加坡仲裁的结果出炉,恒天然需要支付1.05亿欧元的费用。◑↔↕▪

  施牧德任上还对贝因美进行了投资,双方在2015年签署全球◥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,恒天然以35亿元人民币收购了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18.8%的股权。后来,π他透露,自己和贝因美创始人谢宏组建了一个战略委员会,“在Д最开始的时候,自己和谢宏之间的讨论┈┉很好很实在&rdq┄┅uo;。

  施牧德还曾经指出,希望在中国一只手抓奶源,另一只手抓市场。任♂上,他延续了恒天然在中国发展牧场的策略。截至去年,该公司已经在河北、山西已建有两个牧场,目前奶牛存栏共计6万余头,牛奶年产量超过3.5亿升。此外,位于山东的第三个牧场也已投入建设。

  2016年,施牧德表示,ↈ恒天然定下了未来5年内将在华业绩翻番,即达到100亿新西兰元的目标。他指出,崛起的中产阶级、三四线市场乃至农村市场、电子商务将成为中国乳制品增长的动力。#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